第八百二十七章 车匪路霸

作品:《重生过去当传奇

    而大宝这边,骑着自行车跑了一会才想起来,他忘了要自己的毕业证了,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能再跑回去,还是改天再说吧。

    现在已经过了五点,虽然夏天天黑的比较晚,但是家里一般六点多点就吃饭,大宝这是要赶回家吃饭啊。

    可惜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就在大宝刚离开市区五百来米远的时候,就被人给拦着了,大宝一把抓着闸把,把自行车停了下来。

    他都没有下来,就看着眼前四个和他个头差不多的男孩问道:“你们要干嘛?”

    说实话,四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大宝还真不把他们放到眼里,如果说打架,不要说四个,就算是再来四个也没关系。

    “不干嘛,乖乖的把自行车和身上的钱留下来,我们就放你走。”

    如果是别的,大宝也就无所谓了,但是要钱是绝对不行,他好不容易才弄到点本钱,怎么可能轻易就拿出去。

    这么说吧,就算是他们要自己的自行车都无所谓,大不了回去说丢了,但是钱绝对不能给。

    “我要说不呢?”大宝看了他们四个一眼说。

    “嘿嘿嘿,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一名男孩从腰里拿出一把匕首。

    看到对方拿出匕首,大宝皱了皱眉头,如果他们只是想打自己一顿,大宝也就无所谓了,因为他们打不过自己。

    但是对方拿出匕首,这已经突破了大宝的底线,这么说吧,就算是地方拿着棍棒都无所谓,但是匕首绝对不行,因为这玩意是凶器。

    这么说吧,大宝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他打架什么的从来不拿刀或者匕首什么的,毕竟这玩意可是能杀人的。

    而且大宝打架更喜欢板砖和棍,因为这两样东西到处都有,就算是野外,也能随便找到一根毕竟顺手的棍。

    在那名男孩拿出匕首以后,另外三个男孩也拿出了身上的武器,一个双节棍,一把笛子,不要小看这种笛子。

    大宝卖冰棍的时候在城里见别人卖过,这笛子就是一种伪装,其实是一根钢管,上面有几个眼而已。

    当然,上面的眼完全按照笛子做的,所以从外观上看是一把笛子,如果你只是这么认为,那么你又错了,因为在笛子的一头还藏着一把匕首。

    在笛子的一头拧一下,就会扒出来一把匕首,可以说是暗算人绝对让人防不胜防。

    最后一个家伙手里拿着一把九节鞭,就是不知道会不会使用,这玩意如果不会使用的话,最好不要使用,因为很容易误伤自己。

    不过这些不是大宝应该操心的事,他现在要操心的是怎么把这四个家伙给打发了,所以他从自行车上下来了。

    其实这里离桥已经很近了,也就五六百米而已,但是现在玉米已经长了很深,不要说几百米,就算是一百米都看不见什么。

    看到这几个家伙要把自己围起来,大宝摇了摇头,然后笑了,如果熟悉他的人看到他这个笑容,估计是有多远跑多远。

    但是很可惜,这四个家伙根本对他不熟悉,还在不知死活往他跟前凑,然后就看大宝对着一个车把往右转了一圈,然后又往左转了半圈,这个车把就被大宝给拧了下来。

    不要因为这是真车把,其实早就被大宝给改造了,如果把拧下来的话,看上去和车把一模一样。

    但是拧下来以后,这就是一根甩棍,而且是特制的甩棍,是情报部专门处理一些特别事件使用的甩棍。

    别看这种甩棍很短,但是全部甩出来的话,有半米多长,之所以做这么短,是为了方便携带。

    看上去小,但如果论重量的话,外面卖的那些甩棍根本就不能比,就这一根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甩棍,可是重达五斤。

    这是他老爹叶麟特意给情报部准备的,被大宝给顺了一根,他知道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跑,说不定就碰到什么事,所以就给伪装了一下,放在了自行车把上。

    至于原来的自行车把,当然被他锯下来一截,然后把把套套在甩棍上,看着就是自行车把。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自行车放下,把钱拿出来。”

    “别废话了,你们一起上吧。”大宝看了那名拿匕首的说,因为他看出来了,这家伙是这几个人的头。

    “这是你自找的,给我上。”

    这家伙的话音刚落,那名拿笛子的家伙把笛子当棍,对着大宝的脑袋就砸了下来。

    大宝手一抖,甩棍被甩了出来,一个侧身躲过这一棍,然后一个反手,甩棍甩在拿笛子的腋下。

    “嗷!!!!!”拿笛子的一个惨叫,手里的笛子落到了地下。

    不要小看大宝这一个反手,他这甩棍的头上可是有一个玻璃珠那么大的疙瘩,而且是特殊钢材。

    人的腋下是最脆弱的,平时轻轻一拳,就能让人喘不过来气,更不要说被一个钢疙瘩砸了一下,这可比一拳重多了。

    说实话,他能惨叫出来,那也是因为疼的,看他那冷汗从脑门上呼呼的冒就知道他现在要多疼苦。

    不过这不是大宝现在应该考虑的事,因为那么拿着九节鞭的家伙也攻了过来,这小子根本就不会使用九节鞭,直接当鞭子给甩了过来。

    大宝往后退了一步,刚好躲过他的九节鞭,他不会使,所以一甩就是一圈,大宝躲过九节鞭就往前一步,而这家伙刚好转了半圈,现在正背对着大宝。

    这样的机会大宝怎么可能超过,上去就是一甩棍,本来是往这家伙脑袋上甩的,但是甩到一半的时候,大宝又转移了方向,甩到了他拿九节鞭的那条胳膊上。

    “啪!”“嘎巴。”

    大宝能清晰的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可想而知这一下有多重,如果是打在脑袋上,估计能打一个窟窿。

    他这也算是手下留情了吧,虽然这四个家伙不是什么好鸟,有想弄死自己的心,但大宝知道他们不是自己的对手啊,所以还是留了一些情。

    留情归留情,但让大宝放过他们也不可能,俗话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大宝现在让他受的就是活罪。

    就这胳膊,最起码要两三个月才能养好吧,而且这说的还是手术成功的情况下,如果不做手术,很可能会变成残废。

    看到大宝连着放倒两个,另外两个家伙吓了一跳,同时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看着大宝,拿匕首的家伙说道:“你……你……”

    “你什么你,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乖乖过来被我打一顿,一个是我过去把你们打一顿。”

    听到大宝这么说,不管是拿带头拿匕首的家伙,还是拿双节棍的家伙,脸色变的都很难看,这两个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如果他们乖乖的过来让大宝打一顿,那么大宝一定不会下太重的手,但是如果被大宝过去打一顿,那就没有轻重了。

    “你……你走吧,我们不……不抢你了。”

    “哪有那么好的事,你们说抢就抢,你们说不抢就不抢,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了?当成任你们宰割的肥羊了。”

    听到大宝这么说,两个家伙知道,这是不可能善罢甘休了,所以两个人对视一眼,一起发狠往大宝这边冲了过来。

    四个人大宝都不怕,更何况是两个,不过其中一个家伙手里拿的是匕首,如果被捅一下,可是会受伤的。

    所以大宝就准备先把他给解决了,这不,就在这家伙离大宝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大宝的甩棍已经招呼过去了,直接甩在这家伙的手背上。

    又是“啪”和“嘎巴”的声音,然后“嗷”的一声惨叫,这家伙手里的匕首立马掉在地上,然后抱着手惨叫起来。

    不过大宝并没有就这样放过他,因为他是带头的,所以把甩棍扬了起来,一下子又抽了过去,这一下是迎面骨。

    “嗷!!!!!!”

    又一声比刚才更凄惨的惨叫声响起,这小子倒在了地上,也顾不上之前拿匕首的手了,那只没有问题的手抱着迎面骨在地上打滚。

    而这个时候,那么拿双节棍的家伙已经傻眼了,把双节棍往地上一扔,抱着脑袋蹲了下来,看到这,大宝摇了摇头,没有再对他动手。

    “你,站起来。”大宝对蹲在地上的家伙喊道。

    “你……你想干什么?”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

    听到大宝这么说,蹲在地上的家伙都快哭了,但还是乖乖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怯生生的看着大宝,生怕大宝上来给他来一下,如果是那样的话,估计他哭都哭不出来。

    “去,把他们三个的腰带给我解了。”

    听到大宝只是让他解三个同伴的腰带,这家伙松了一口气,连忙过去就给解了下来,现在的孩子,很少用皮带的,基本上都是一根长布条。

    “去,把他们给我绑了,用一根腰带绑。”

    这家伙现在是听话的很啊,基本上大宝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让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他这也是没办法,不想手断胳膊折,只能听话。

    。。。。。。

    ps:各位兄弟姐妹,这个月最后两天了,月票再不投就真的作废了,都砸过来吧,看看能不能把我砸哭,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