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男人,效率

作品:《重生过去当传奇

    哪怕都被关起来,叶麟也不会让对方好过,这就是区别,这也是为什么刘小河赢不了叶麟的原因。

    一个对自己都狠的人,才是最可怕的,而叶麟恰恰就是这样的人。

    临近中午,姜大叔在屋里准备做饭,叶琪她们三个过来了,她们是过来送饭的。

    当然,也可能是趁着送饭这个时间出来走走,毕竟一天到晚的学习,也是很累的,不是身体累,而是心累。

    “姜大叔,别做饭了。”看到陈静手里提的饭盒,叶麟对屋里喊了一声。

    “怎么不做了?”姜大叔在屋里问。

    “今天吃现成的。”

    “现成的?”姜大叔一边说一边从屋里出来。

    当看到是叶琪她们,而且手里还提着饭盒,就明白了,连忙对叶琪她们说道“今天怎么送饭过来了?”

    “今天改善生活,所以给你们送点。”叶琪说的很大声,好像怕别人听不到似的。

    其实她这是故意的,就是说给别人听的,改善生活才来送饭,那么平时就是吃的很差了。

    “走吧姜大叔,咱们进去吃饭。”叶麟从陈静手里把饭盒接过来。

    “哎!吃饭。”姜大叔连忙答应着。

    就叶麟和姜大叔进去了,叶琪她们没有进去,她们都已经吃过饭,再说了,外面不能没人看着吧。

    进屋以后,叶麟把饭盒打开,把饭菜摆了出来,看到送过来的饭菜,叶麟有点哭笑不得。

    因为送过来的饭菜很普通,四个菜,只有一个肉菜,这显然不是给叶麟和姜大叔吃的。

    因为只有叶琪她们才会在夏天吃这么清淡,叶麟是一年四季都吃肉,绝对的肉食动物。

    “姜大叔,要不然再做一个菜?”

    “这不挺好吗?还做什么?”

    姜大叔可不像叶麟,姜大叔是有饭就能吃饱,别说这还有肉还有菜了,哪怕光是窝窝头,他也能吃撑了。

    “那好吧!今天就吃清淡点。”叶麟苦笑着摇了摇头。

    对于叶麟的话,姜大叔是满头的黑线,这还叫清淡点呢!就这饭菜,didu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吃不到。

    就这还有可能是少说的,很可能这个数字更多,但是到了叶麟这里,就变成清淡的了。

    三天后,叶麟这次去了一趟毛纺厂,不用说,陈静的手续办下来了,成为了毛纺厂一名学徒工。

    当然,她这个学徒工是没有工资的,因为推荐信已经开出来了,那么她只能算是停薪留职。

    这已经很好了,十根小黄鱼也就起这么大作用。

    要知道,在这个年代黄金并不值钱,就按实际价值来算,也就五六百块钱而已。

    虽然说这已经相当于一名正式职工差不多一年半的工资,不过对于一名厂革委会主任来说,还真是不多。

    说句不好听的,还好叶麟拿的是小黄鱼,如果是六百块钱的话,很可能就不给他办了。

    乱世黄金盛世古董,在这个年代,古董不值钱,甚至说是烫手的山芋。

    而黄金在这个年代却是好东西,很多人都储存黄金,特别是一些有职务的人。

    而这位付主任,也算是一名有职务的人,所以他也比较热衷黄金。

    刚好叶麟最不缺的就是这个,他缺的是钱,如果有人换,给的价格合适,叶麟还真会拿小黄鱼换钱。

    可惜除了那些资本家,谁有那么多钱啊?而资本家,更不会把钱露出来。

    拿到手续以后,叶麟看了一眼手表,才刚九点多,离下班时间还早,他就不准备等了,自己去车间找陈爸陈妈。

    陈爸陈妈在毛纺厂干了二十多年了,不能说所有人都认识他们,但是大部分人还是认识的,所以叶麟随便打听一下,就找到了地方。

    陈爸是在维修车间,陈妈在纺织车间,叶麟先去找了陈爸。

    “老陈,外面有人找你!”一名把叶麟带过来的中年人,让叶麟在车间门口等一下,就对里面喊。

    “找我?谁啊?”陈爸转过身问了一句。

    “陈叔,是我。”

    “啊!小麟,你怎么来了?”

    听到叶麟的声音,陈爸看过去,当看到是叶麟,连忙往车间外面跑。

    “陈叔,我是过来给陈静取手续。”

    “取手续?手续办好了?”

    “嗯!给您看一下。”叶麟把手续拿出来,递给陈爸。

    把手续拿到手里,陈爸拍了一下大腿说道“太好了,哈哈哈,小静也算是有工作的人了。”

    “嘘!陈叔,这件事可不要说出去,最起码在陈静没有上大学之前不能说。”

    “呃!对对对,不能说不能说。”

    这个年代坏人也有很多,如果被人知道了,很可能会坏事,说句不好听的,谁不愿意去上大学啊。

    先不说陈静大学毕业以后会不会来毛纺厂工作,如果他真的来了,估计陈爸都不一定有她工资高。

    而且这说的还是刚开始,如果过个几年,可能陈爸陈妈加在一起都没有她工资高。

    这绝对不是开玩笑,一个大学生,不说很稀有,但是在一个厂子里来说,绝对不亚于一只大熊猫。

    “我过来就是告诉您和阿姨一声,陈静那边你们就不需要操心了,到统考的时候,她自己会去。”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叶麟。”

    “叔叔,您这么说就见外了。”

    “是是是,我不说了,我这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阿姨去。”

    “嗯!本来我想去找阿姨,既然陈叔您要去,那我就不去了。”

    “好,你就别跑了,这件事我告诉你阿姨就行。”

    “知道了,那我就回去了,陈静现在还在等结果。”

    “那你快回去吧!”

    叶麟没有让陈静过来,同样是为了低调,也是不想让别人知道。

    陈静父母都是毛纺厂的职工,那么毛纺厂认识陈静的人一定有很多。

    为了以防万一,叶麟还是选择一个人过来。

    “嗯!陈叔,那我回去了。”

    “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知道了。”

    和陈爸告别以后,叶麟就骑上自行车离开了毛纺厂。

    叶麟没有去修车铺,而是直接回家,他要把这个好消息快点告诉陈静,让陈静高兴高兴。

    当陈静拿到手续的时候,整个人都快傻掉了,她没想到叶麟办事效率这么快,说三天就三天。

    叶琪把陈静手里的手续拿过去,看了一眼递给李婷,然后摸了摸叶麟的脑袋说道“我弟弟就是厉害。”

    “一边去,不知道男人的脑袋不能乱摸吗?”

    “男人?呃!”

    叶琪愣了一下,看了看叶麟,还真是啊!在她眼里,叶麟一直是个小孩子,没想到小孩子现在长大了。

    “陈静,从现在开始,要静下心来学习,现在离统考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李冉在旁边说了一句。

    “嗯!阿姨我知道了,我一定要考上大学。”

    “很好,这样,从现在开始,我要有针对性的对你进行辅导,你也要好好的学。”

    “阿姨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学,不会辜负您的教导。”

    “嗯!那咱们开始吧!”

    “好!”

    “儿子,你该干嘛干嘛去,不要在家里待着了,影响陈静学习。”

    李冉多精明啊!第一眼看到陈静,她就感觉到陈静对叶麟的感觉不一般,这也是她为什么同意陈静来家里的原因。

    既然这样,如果叶麟在旁边的话,陈静怎么可能静下心来学习。

    “呃!那好吧,那我去修车铺了。”

    “去吧!”

    叶麟现在住在修车铺,所以家里也没有了他的位置,就连他以前每天睡的床,现在都被叶琪和翟颖给占了。

    至于陈静,当然是和李冉住一起,这样的话,李冉就可以给她辅导。

    现在不光是李冉对陈静进行辅导,翟颖休息的时候,也会帮忙辅导陈静。

    不管怎么说,翟颖也是大学毕业不是,而且还是一名天才,论学识的话,绝对不必李冉差。

    差的是她没有李冉会教,怎么说李冉也当了那么多年的老师,这个可不是翟颖能比的。

    不过李冉也有李冉的不足,那就是她已经毕业那么多年了,对有些知识已经忘了。

    刚好翟颖可以补上这块,两个人教,要比一个人教强的多。

    而且在教陈静的时候,随便把叶琪和李婷也给捎带上教了,可以说是一举三得。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间到了九月,统考日期是在九月十号,这可不是后世的高考。

    这是工农兵大学,推荐信上写的什么学校,就要到什么学校去考试,考上了就留下来上学,考不上,对不起,哪里了回哪里去。

    根本没有什么后门可开,当然,也有冒名顶替的,只是这种事在别的地方多,在didu,基本上很少发生。

    冒名顶替,就是冒充别人,别的把别人的成绩给占了,连别人的名字也给占了,甚至连家庭住址。

    这就叫冒名顶替,在后世,那些电视剧里经常可以看到这些,被别人用了名字,连再参加考试的资格都没有了。

    十号这天一大早,除了李冉,叶麟家可以说全体出动,就连翟颖也请了半天假,专门过来给陈静打气。

    s票!票!票!